几天前,一位59岁亚裔男子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遭到一名年轻人辱骂袭击。年轻人叫嚷着“新冠病毒”,喝斥亚裔男子回到老家去。

更早前,一位44岁泰裔美国女性在洛杉矶地铁遭到一位男性乘客的辱骂,而这名男子骂人的由头就是新冠病毒。

……

长期以来,种族主义幽灵在美国社会时隐时现。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成为一些人放出种族主义幽灵作祟的借口。比如,《华尔街日报》日前刊发一篇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公然煽动种族歧视,既违背客观事实又违反职业道德。这不仅是对中国人为疫情防控所作巨大牺牲的侮辱诋毁,更是对其他民族伤痛记忆的冷血消费,已经突破人类良知的底线,遭到国际社会普遍谴责。

△《华尔街日报》歧视性标题 截图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事种族研究的教授凯瑟琳·乔伊指出,《华尔街日报》的观点是“极其有害和错误的”,她认为“主流媒体发表这样的观点,将会引发更多的恐惧和焦虑,以及对世界各地的华人和其他亚洲人的敌对情绪。”《华尔街日报》的53名员工近日联名发邮件给该报管理层,要求修改相关评论标题,并向被冒犯者道歉。数十万华人发起白宫请愿活动呼吁《华尔街日报》道歉。

然而,面对中方多次严正交涉,面对国际社会普遍谴责,《华尔街日报》无动于衷,反而以所谓新闻报道与评论分离、编辑独立等为借口,拒绝纠正错误。该文作者米德所在的巴德学院院方也回应称“学校尊重媒体言论自由”。在中方依法依规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华记者记者证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打着“言论自由”旗号来为《华尔街日报》开脱。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社会有一部分人不愿意,也没有勇气正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种族主义逆流。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在疫情之下,美国境内会频繁发生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袭击事件了。在刻意操弄下,美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已经成为种族主义的遮羞布。

同时,这进一步暴露出美方所谓“言论自由”的虚伪与双标。这个被美国一些人挂在嘴边的口号,实际是他们实施双重标准、打压异己的政治工具。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今年1月,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记者玛丽·路易斯·凯利采访时,蓬佩奥对有关乌克兰问题的提问很不满。NPR网站的消息显示,“采访中断后,凯利被叫到蓬佩奥的私人会客室,并遭到后者大骂。”几天之后,蓬佩奥就将一名NPR记者从即将随他出访的记者名单中删除。对此,NPR和美国国务院记者协会一致谴责,认为蓬佩奥是在报复NPR。请问,蓬佩奥先生一直标榜的“言论自由”去哪儿了?

再往前看,2019年7月,在一场白宫玫瑰园记者会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员布莱恩·卡雷姆因大声要求提问,之后与美国领导人副助理发生肢体冲突,被暂停白宫记者证;2018年11月,CNN记者吉姆·阿科斯塔因接连提问尖锐问题,与美国领导人发生争执,被吊销白宫记者证;2018年7月,CNN记者科林斯因向美国领导人连续提出“敏感问题”,被禁止参加美国领导人和与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联合声明的活动……

可见,美国一些政客所标榜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言论自由”是根本不存在的。“言论自由”事实上由他们按照自己的好恶来判定,凡是符合他们心意和利益的,就是“言论自由”,反之就进行抨击与打压。

正是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下,《华尔街日报》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傲慢与偏见。该报管理层以“鸵鸟心态”敷衍、搪塞问题,对外界的谴责与员工的道歉要求充耳不闻,企图以拖了事。

但是,对于任何一个社会,种族主义歧视都是“毒药”;对于任何一家媒体,借“言论自由”之名干违背道德良知的事,都只会砸了招牌、自毁前程。截至3月15日,那篇充满种族歧视色彩的评论标题仍一字未改地挂在《华尔街日报》官网上,成为这张百年老报洗刷不掉的道德污点与历史耻辱。(国际锐评评论员)

责编:袁如霞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loriosonob.co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